江城涂鸦艺术家:给大武汉画一封“情书”(图)(视频)-ca1871

江城涂鸦艺术家:给大武汉画一封“情书”(图) 在小巷的墙壁上、在工厂的车间里,甚至在公司的食堂里,你可能都会与一件件涂鸦作品擦身而过,炫目的色彩,个性的创意,以及深藏技艺的线条,都会在某一瞬间印入你的脑海。今年9月20日,武汉公交开放日活动中,由武汉涂鸦客创作的“绿色出行”主题涂鸦,“穿”上了6辆公交车的车身,让涂鸦以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,与市民生活产生碰撞。正是城市的包容,以及一批批涂鸦客的坚持与热情,让武汉涂鸦创作水准在全国处于高地。他们手持喷漆游走墙壁,画下张力十足的青春,赞美自己的生活。兴起十余年武汉涂鸦客已有近百人说起武汉涂鸦,黄睿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。2004年,还是初二学生的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件涂鸦作品。12年后,这位28岁的青山伢已是武汉涂鸦圈的元老级人物。他的代号“RAY”随着一件件涂鸦作品传播,让他成为不少涂鸦爱好者崇拜的“大神”。近日,在汉口台北一路的一家便利店里,记者见到了这位大名鼎鼎的涂鸦客。话匣子打开,他的回忆就如一部武汉涂鸦的纪年史,见证这一街头艺术的潮起潮落。在他印象中,武汉最早的涂鸦客是湖北美术学院的几名学生,学校周边的老巷子,是他们的创作乐土。作为武汉第一批涂鸦客,黄睿的涂鸦启蒙源于街舞的碟片中,那些在舞蹈动作中作为陪衬的涂鸦作品,让他觉得更加酷炫。2002年开始,从小学习美术的他开始尝试画涂鸦手稿。2004年的夏天,第一次上墙涂鸦。黄睿说,是涂鸦的神秘力量吸引他不断前行,并坚持至今。红钢城,是黄睿的涂鸦发源地。那时,他的作品偏爱后工业的视觉,汽车的一个尾灯、一部电影甚至一曲音乐,都会让他用喷漆幻化为涂鸦作品。2006年,他将自己的100件作品一次性发到一个涂鸦BBS上,数量的高产和作品的高质,让他由此“一战成名”。当时的武汉,涂鸦客不足十人。和黄睿一样,7年前,当时在大学就读平面设计专业的江恒,因为一些HIP-HOP电影和MV接触到涂鸦。2010年,他第一次上墙创作,作品是一个小女孩的肖像。那种酣畅淋漓的满足感,让他一发不可收。他的代号“GAN”代表着他的态度,那就是为了涂鸦,行动起来。2013年底,江恒在汉口黎黄陂路开了一家店,专门售卖涂鸦用品及街头文化的周边产品。如今,这家店成为国内最大的涂鸦实体店,也是国内涂鸦人来汉聚会的落脚点。而江恒的身份,不再仅仅是一名涂鸦客,更是涂鸦活动的组织者。采访江恒时,他的店正从黎黄陂路搬到长春街。整整一面墙柜的涂鸦喷漆,让这里独具风格。江恒告诉记者,如今的武汉,涂鸦客有七八十人,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,都在全国排在前列。城市的包容让武汉涂鸦成全国高地采访中,无论是黄睿还是江恒,都屡屡提起武汉这座城市给予涂鸦文化的包容。在他们看来,正是这种涂鸦创作的宽松氛围,让涂鸦客们能够在更大空间里彰显个性和创意。黄睿告诉记者,在12年的涂鸦创作中,几乎没有遇到过阻挠,甚至有不少路人会驻足停留,在一旁仅仅看着他创作。他记得有一次在青山一条小巷子里涂鸦,有一位老人守在旁边看了许久。后来老人实在没忍住,走上前来对他说:“小伙子,你做的这个东西我觉得特别好看,等会能不能去家里聊聊?”黄睿说,那一刻他心里很温暖,那是涂鸦被人尊重的善意。而在武汉的“涂鸦圣地”棋盘街,当地居民甚至会与“常客”黄睿话话家常。黄睿记得有一年夏天他正在创作,一位老奶奶站在太阳下看着他创作,迟迟不肯离开。“她可能看不懂,但她对我的创作抱有好奇和兴趣,一定要看看到底画出来是什么。”有时,黄睿也要前往外地创作涂鸦。但在一些城市,他的创作会受到制止,甚至有人路过后会打电话报警,认为这是一种破坏行为。对比之下,他更觉得能在武汉涂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有一次,黄睿正在青山涂鸦,突然迎面走来4名身穿制服的城管队员,让他顿时不知所措。没想到对方亮明身份后告诉他:“刷底色的时候将边刷齐一点,这样好看些。”这句话让黄睿百感交集,在他看来,这句话背后是涂鸦在武汉的认可度不断提升——“前几年创作涂鸦的时候,会有人问‘在干嘛’;现在被人看到,会直接喊‘哇,涂鸦’。”这样的宽容和认可,也让武汉涂鸦客拥有蓬勃向前的动力。在江恒的印象中,自己的涂鸦创作唯一一次被阻拦,还是在自家小区的天台上。当时他准备在水箱上创作,被闻讯赶来的物业制止。除此之外,他的创作几乎没有被打断过。不过,江恒认为武汉涂鸦客完成度极高的作品,也是市民对涂鸦认可的重要因素。如今,在武昌的棋盘街、鼓架坡等地,居民们早已习惯周围墙面上形形色色的涂鸦。在汉阳古琴台、龟北路,青山红钢城,汉口江滩等地,一幅幅涂鸦作品装点着这座包容的城市,诉说着武汉涂鸦客的张扬个性。坚守住初心让涂鸦成为艺术而非产业9月20日的武汉公交开放日活动中,武汉涂鸦客创作的“绿色出行”主题涂鸦“穿”上6辆公交车的车身,让武汉成为全国首个拥有涂鸦公交的城市。活动的策划者,正是26岁的江恒。从涂鸦创作者到涂鸦文化推手,江恒的身份转变从2013年开始。这一年他开起国内最大的涂鸦用品实体店“27KM”,专注于涂鸦活动的策划和组织。其中最值得称道的,当属获得“MOS国际街头艺术节”的中国区承办权。MOS国际街头艺术节是全球规模最大、影响力最广的涂鸦盛典,堪称“涂鸦界的奥斯卡”,至今已在中国举办五届。除了活动,商业涂鸦案例也在增多。目前,江恒和他的“27KM”涂鸦团队,已与可口可乐、耐克、新百伦、康师傅等知名品牌有过合作。在涂鸦圈内,商业涂鸦是以平米计价。作为元老级人物,黄睿说目前自己的作品报价在1000元左右。如今,他也组成了一个四人的涂鸦团队“NUSKU”,组织涂鸦活动的同时承接商业案例。但黄睿也时常感到迷茫:当爱好成为职业,心中的热情是否能依旧如初?今年9月,黄睿接到一个特别的案例——在江汉路上的璇宫饭店,创作一幅高达10层楼的超大涂鸦。当黄睿问起有何要求时,对方说:“我找你是来创作的,不是画一面墙。”这句话让黄睿意识到,真正的创意是被尊重和认可的。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黄睿和队员们站上悬梯,一点点将楼面喷出自己的思想。如今,这幅名为《现实与梦想》的作品,与百年饭店完美共生,让老建筑焕发出新的生机。这次合作,更让黄睿下定决心,让涂鸦成为一门艺术而不是一个产业。黄睿说,尽管目前涂鸦客慢慢增多,但能真正坚持创作的不足20人。已近而立之年的黄睿,更想回到最根本的创作中来。他希望能为真正的涂鸦客们搭建一个平台,分享交流,切磋比拼,让曾经席地而坐比拼手稿的画面在武汉更多一点。而对江恒来说,除了打造自己的涂鸦活动品牌,他还想拿起喷漆在城市最显眼的高楼上画上自己的作品。英国涂鸦艺术家Bansky,凭借着十几年来在伦敦街头创作的一系列涂鸦作品,一度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,其作品甚至被拍出几百万美元的天价。如果中国的未来也有Bansky,希望他来自武汉。黄睿说,我要用涂鸦赞美自己的生活。(记者 叶纯 邹斌)相关视频 实拍:杭州街头涂鸦艺术 让行人的脚步慢10秒 关注大楚网官方微信(微信号:dachuwang),给你有趣、有用的资讯,还有好礼天天送。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吧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